美联储加息最新消息:美联储不敢加息 其实得怪科技巨头

2019-08-06 04:53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在美国劳动力市场趋紧、失业率处于低位的背景下,许多经济学家曾预测美国通胀率将加速上涨。然而,实际上,美国通胀水平并未如预期出现上涨。

  对此,全球最大公募基金Vanguard用摩尔定律(Moores Law)解释了上述通胀持续低迷的状况。摩尔定律解释了历来最廉价且最好的科技是如何反哺经济。同时,Vanguard认为,美国通胀率将在未来10年终维持低位水平;而温和的通胀水平将有利于刺激美国经济增长。

  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,美国5月通胀率同比上涨1.8%;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通胀率同比上涨2%。

  摩尔定律描述的是,随着科技的进步,相关商品价格开始下降。例如,2017年4月时,美国的手机批发价格比一年前下跌了13%。但摩尔定律的作用并不仅限于科技产品。其间接地抑制了经济各个领域的价格。

 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,1997年至2017年,被用于生产商品和提供服务的科技数量翻了一倍不止,从每1美元产出8美分上涨至17美分。该效应在科技敏感行业尤为突出,例如信息科技及通讯、专业服务以及制造业。正如下图所示,即便是与科技关联不大的行业比如健康医疗、教育和零售贸易也极大地节省了成本。

  根据Vanguard的研究显示,自2001年至2017年,计算机及电子产品、计算机设计和服务以及其他科技行业的成本投入平均每年下降了约0.5%,最终也降低了这些产品的批发价格。若不是摩尔定律的作用,美国年化通胀率将高出现在约0.5个百分点。若不是科技对商品价格产生的制约作用,美国核心通胀率可能将达到2%的水平或者更高,从而达成美联储的通胀目标。而更高的通胀水平下,美联储可能进一步加息。

  Vanguard认为,美国通胀率将在未来10年终维持低位水平,其中,核心通胀率预计将在美联储政策目标水平2%附近波动。温和的通胀水平将有利于刺激美国经济增长,因为利率很可能将维持低位水平。

  科技对通胀产生的压制作用,对债市投资者而言是个好消息。因为较低的通胀水平保护了债市投资者的票息价值,直到债券到期。

  低通胀也有利于股市,因为更低的成本投入增加了公司利润水平。同时,持续的低通胀也限制了收益率的上涨,令货币市场基金等的低风险投资缺乏吸引力。

  还有一种可能性,即全球经济增速的实质性上涨、适应的货币政策、或例如经贸紧张局势爆发等事件对经济造成的冲击,可能在未来数年内刺激通胀上涨至高于预期的水平。不过,Vanguard认为,摩尔定律和科技创新的步伐,将成为通胀达到央行目标水平2%的一道障碍。

  北京时间6月20日凌晨,美联储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2.25%至2.5%之间不变。此前市场普遍预计,美联储6月很可能按兵不动。

  自2015年12月开启本轮加息周期以来,截至目前,美联储已累计加息9次。其中,美联储仅于2018年就加息4次,累计加息100个基点至2.25%-2.50%区间。

  进入2019年,美联储的加息节奏则明显转变。当地时间1月10日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,美联储对后续加息没有预定计划,将“保持耐心”,根据经济形势发展“灵活而迅速地调整政策”。而据路透中文网1月16日消息,多名美联储官员亦纷纷转鸽,认为应暂停进一步加息,直至厘清各种风险对美国经济的阻碍程度。

  3月21日凌晨,美联储公布1月FOMC议息会议纪要,决定暂不加息。今日(20日),美联储再度宣布,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2.25%至2.5%之间不变。至此,美联储年内已两度按下加息的“暂停键”。

  美联储FOMC声明显示,美联储以9:1的投票比例通过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不变的决定,投票反对这一行动的James Bullard则倾向于降息25个基点。此外,美联储FOMC声明删除了“耐心”一词。此后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发布会中表示,首要目标是维持经济扩张,对FOMC声明作出重大调整,美联储FOMC的许多成员认为有更好的理由采取更多宽松措施。

  近期美国经济数据疲软,提振了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。而日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表示,如果经济前景没有好转,可能需要采取额外刺激措施,而进一步降息仍然是欧央行工具的一部分。在此之后,市场对于美联储降息的猜测进一步升温。

  芝商所“美联储观察工具”对2019年6月和7月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的预测。图片截自芝加哥商业交易所

  截至北京时间6月19日17时,芝加哥商业交易所“美联储观察工具”显示,2019年6月,美联储维持联邦基金利率2.25%-2.50%不变的概率为75.8%,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24.2%;2019年7月,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升至64.7%,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不变的概率则降至16.3%。

  申万宏源预测,美联储今年首次降息可能在7月也可能在9月。申万宏源分析称,美联储7月首次降息较为合适的原因有三个:一是调整之前议息会议的前瞻指引,给市场充分反应时间,以免造成过大波动;二是7月会议之前会公布2019年二季度GDP初值和更多消费和投资数据,美国亚特兰大联储预计2019年二季度美国GDP为2.1%,较一季度有较大幅度的下降;三是外部环境压力带来的负面作用已经显现,叠加在利率倒挂和低通胀的经济环境下,美联储可能会率先启动预防性降息来应对。

  除了美联储,本周英国央行、日本央行和多家新兴市场国家央行也将举行议息会议。而在此之前,全球范围内已有多个国家的央行宣布降息。

  发达市场方面,5月8日,新西兰联储宣布将官方现金利率(OCR)下调25个基点至1.5%,打响发达国家本轮降息的第一枪。此前市场预测最先“撑不住”的澳大利亚,则在6月4日宣布下调现金利率25个基点至1.25%。

  新兴市场方面,5月7日,马来西亚央行将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基点至3%,这是马来西亚3年来首次宣布降息。此外,印度也于6月初宣布今年的第三次降息,在此之前,印度分别于2月和4月两度降息。6月14日,俄罗斯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7.50%,为其去年3月以来首次降息。

  在全球范围内多国央行宣布降息的背景下,叠加美联储的降息预期,中国央行又会有怎样的动作?

  有机构分析称,鉴于6月6日央行增量续做MLF 5000亿元,加之既定的6月17日再次下调县域农商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,6月降准预期短期有所降低。往后看,美联储降息通道打开,中国政策宽松的空间加大,降准降息预期再成可能。

 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则认为,即便美联储年内降息,中国央行降息的概率也不大。章俊表示,鉴于中国经济基本面和政策面与美国不完全同步,因此在宏观政策层面,特别是货币政策层面,有必要进一步提升政策独立性。今明两年,美国经济衰退风险持续加大,美联储降息概率也在上升。如果中国降息,可能非但对提振实体经济的效果不大,反而可能会在通胀压力上升背景下,增加资产价格上升风险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、研究员董希淼表示,中国央行更希望通过灵活调整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或MLF利率来引导整个市场利率的下降。一般情况下,直接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在6月8日至9日参加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时,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,中国宏观政策空间充足,政策工具箱丰富,有能力应对各种不确定性。

  • 最热文章